關於部落格
  • 23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夏方程式 ~ 東野圭吾

 
書名:真夏方程式
作者:東野圭吾
 
    不知是不是曾看過什麼類似名字的小說或戲劇,真夏方程式這個名字讓我先想到是在盛夏時期發生的不倫之情,anyway,這也許只是用另一種比喻來形容物理學家湯川的某一個夏天而已。這本書裡的環繞在湯川的段落所佔比例感覺上要比之前同系列故事來得多,主要的刑警配角草薙和(疑似女主角?)內田大部分的時候和湯川分開行動,少了和湯川和刑警雙人組的互動讓我覺得有點不太習慣。

 

 
    從許多地方來看,不禁會想像也許這部小說原本不是要用湯川學為主角的,變得比較愛說教,從系列作出場時覺得和小孩子很難相處到這本書裡和國小生恭平頻繁的互動, 時常單槍匹馬的調查,對讀者相對較隱晦的線索揭露,對嫌犯角色比較有意的暗示背後的真相已被發現,關心對案件相關人等內心的救贖,似乎都比較像是在刑警加賀恭一郎身上看到的特質,只是這本書的結尾方式而言真的不太適合以一個執法人員為主角,只好轉而選擇沒有義務逮補殺人案犯人的湯川吧?
 
    話說回來,雖然這部作品裡讓湯川好幾次強調不想去冒險去扭曲另一個人的人生,也安排了一個讓湯川鼓勵別人好好珍惜未來人生的暖色系結局。但總不禁納悶,命案死者的老婆好像抱著不相信丈夫會自己的心情等著有人告訴她真相?作者是不是忘了這個角色也需要救贖了?
   
以下為無意義摘錄:

『不知道的事就沒辦法。』這種態度,有一天會害你犯下大錯。

從塚原帶著警察互助公會的會員證,就知道他原本是個警察,但萬萬沒想到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人。不過,這麼一來西口也就明白了,早苗在被告知塚原正式的死之後所展現的沈著,這是長年以來,做好心理準備送丈夫出門工作的妻子才能有的表現。

「我會找到機會的。一定哦,我們約好了。」成實將腳放在踏板上,踩下去。去玻璃浦的海裡潛水時,這位物理學者會露出什麼表情呢?光是想像就很令人興奮。

「我是在問為什麼找上我?」
草薙微微一笑,仰望這位後輩女刑警。
「剛才有說過吧?當地有湯川在。」
「那又怎樣?我是知道草薙前輩因此才被任命的。」
「妳應該知道吧。那個乖僻鬼,我不認為他會爽快地答應協助偵辦。如果他又囉哩叭唆掰出一堆歪理,妳要負責說服他喔。」
內海薰一臉不悅。「我不認為我說服得了他。」
「沒問題。就算他會拒絕我的請託,但是只要妳去哭著求他,他也不敢說不。這個我敢掛保證。」
「我得哭著求他啊?」內海薰一臉意外。
「看情況而定啦。好了,別發牢騷了,.....」

「當學者也不輕鬆啊。」恭平將通用鑰匙給他。
「輕鬆就找不到真理了。」

「......如果妳想雙贏,就必須雙方都擁有同等的知職與經驗。認為只重視一方就夠的想法,是一種傲慢的態度。要尊重對方的工作和想法,才是擴展雙方之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