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32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人的好天氣~青山七惠


    這本小說的屬性應該是偏向那種渡過人生小小的低潮、小小的煩悶的心情點滴吧。想離開家到東京工作,可是沒有想 到什麼理由一定要去,但是還是想去;覺得和男朋友之間已經名存實亡而麻木,而真正分手時也覺得似乎真的沒什麼生氣的動力。生活一直一直一直的平淡,雖然沒 有讓自己的世界翻轉的大禍,但也沒有看到什麼光明的前途,世界彷彿就還一整個存在半睡迷濛的世界,想醒過來但又會偷偷想像有一股讓自己知覺再暫停的無名力 量在運作。

    主角是一位借住到東京姑婆(吟子婆婆)家的社會新鮮人,覺得自己就困在對母親關係、對愛情、對未來的計劃那許許多多零零碎碎的不順利裡,想跑到一個不認識自己的地方再開始,但又會覺的自己像是忘了怎麼正常生活,期待有人當面點醒自己的罪惡感。

    說 起來,吟子婆婆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就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生活給主角看而己。忘了自己怎麼生活的人需要的,也許只是再觀察一次別人是怎麼認真生活的,再 去認識是否有種不用羨慕別人而活下去的生活方式而已。然後,再慢慢想起自己其實跟其他人一樣,渴望擁有著跟其他人的一點牽連,希望有個人能記得自己。這本 書到最後讓我
想起在學生時代讀到朱志清所寫「背影」時的那種感覺。也許就太當作理所當然,我們抗拒那個想擁抱我們的平凡,但是到真正體認到那個平凡可能才是我們需要珍惜的時候,心裡才又驚覺自己對這種寶貴的東西是否一直毫無回應。

    一時會不知道怎麼回應這種平凡,也許會一直不知道怎麼回應,但差別也許是在終於記得在心裡有一些思念和想念,並且以這些思念和想念再努力走下去。

以下為無意義摘錄:

    她一走出房間,我就躺了下來。她似乎不像是一板一眼的人,想到這裡,心情稍微輕鬆了一點。與其拼命張羅、盛情招待我,我更希望她把我當成賴在家裡吃閒飯的女兒比較自在。我發現自己臉上還掛著剛才對老婆婆擠出尷尬笑容,覺得自己太虛偽了,趕緊用雙手拍了拍臉。

    「我搬出去之後,妳會掛我的照片嗎?」
    「妳又不是貓。」
    「拜訪妳掛嘛。」
    「妳還沒死,不能掛。」
    「但如果不掛我的照片,妳就會忘了我。」
    「照片並沒有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