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32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王 ~ 伊坂幸太郎


    不過在魔王這本書中直接以引起政治改革口題的新政黨領導人為重要配角,卻讓我有產生一種「再發現」的感覺,比 較深刻感受到伊坂幸太郎除了音樂之外也很繁頻地對日本政府施政發牢騷,比如說日本的國家定位問題,明明是個憲法規定無武裝國家,卻擁有世界上軍力明列前矛 的『自衛』隊,有這麼強大的武力,而再外加強大的經濟實力之下,卻必須唯美國馬首是瞻。

    不得不說這本 書中似乎展露地伊坂幸太郎的文字魔力,在閱讀這本書的故事時,不時地會覺得如果伊坂幸太郎是個政黨的宣傳部主任的話恐怕可以用文字帶起一個狂熱的政治運 動,在故事讀到一半時,會不斷的懷疑是否伊坂幸太郎有意利用這個新政黨領導人的角色來反應日本現在需要什麼改革的言論。真的有那種感覺,不得不說伊坂幸太 郎的文字有驅動人心的魔力。

    不過從故事結局方式而言,我也不得不說這本書結尾地讓我有點不太滿足。像 「孩子們」、「沙漠」甚至「死神的精確度」這些架構較小的作品裡,我會覺的伊坂幸太郎那種不說得太明白的收尾方式很不錯,但是像在「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及「魔王」這種一開始像是埋了很大伏筆的故事線,伊坂幸太郎那種有很多謎都沒解開就要結束的方式就讓我有種像 是死得不明不白的不情願感。

    另外,在故事後半,敘事的視角由轉移到原出場主角弟弟的女友身上。不過讓我有種「這個思路好像不是女性的思路」的想法,不知道是該說這個女性角色本來就不如我想像中的那麼女性化,還是,伊坂幸太郎其實還不太是很擅長表達女性的心思吧?


以下為無意義摘錄:
--------------------------------------------------------------------------------------------------------------
(主角安藤和女同事的對話)

「所謂的極權主義,應該比較接近這個意義。」
「欸,安藤啊,話題怎麼變成極權主義了?」她皺了皺眉題說:「你女朋友一定覺得你滿嘴理論吧。」
「半年前分手的女友曾經這麼說過。」
「下一個女朋友應該也會這麼說唷。」
--------------------------------------------------------------------------------------------------------------
(主角安藤與歸化成日本人的美國人安德森的對話)

「而且我有一點害怕。」
「害怕?」
「總覺得哪一天日本人應該會襲擊美國人吧。前一陣子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連我都被打了。」
「但你是日本人啊。」
「是啊。不過,夢裡的日本人說……」
「說什麼?」
「他們說『我們只看外表』。」
「啊。」我嘆了一口氣,「這實在是令人難過,那你還手了嗎?」
「沒有。因為實在沒辦法,我只好找了一個美國人,把他揍了一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