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33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夜蟬 ~ 北村薰


    在閱讀這種以常人生活周遭為題材的小說時,偶爾也會想像要是以自己生活的周圍為靈感的話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故事 呢?似乎無可避免地會想起一種說法:如果要自己嘗試寫作的話,那麼最好去描寫自己熟悉的人事物,畢竟要把心裡所想的用文字表達出來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寫自己熟悉的事物不僅可提供自己的最多的寫作材料,也可以讓自已去檢討到底自己寫出來的心裡所想的像或不像。
   
    那,如果是自己周遭熟悉的思考模式而言,會出現什麼樣的人物?會呈現什麼樣的風格呢?

    許久之前在作過這樣子的想像赫然發現會出現的角色似乎都會是一群性格比較急的人,故事內容好像都會是這群人為了什麼問爭論個不停。

    所以,我想如果說一個人的內心有好幾種的面相,我的內心裡性格最鮮明的面相應該是性急好辯的吧?

以下為無意義摘錄

    我們跟著親子檔及麻雀般嘲嘲喳喳的孩子們往同一個方向前進,我不禁打從心底這麼想。不過,在逛會的輕鬆氣氛下,我又壞心眼地補上一句:
    「你是男生,萬一逛廟會時碰到壞人,你可得保護大姊姊喔。」
    他不吭氣了。
    也許正在想這下子麻煩了。太為難他也不好,我用盡各種方法打破沈默。
    「喂,你幾歲了?」
    「五歲。」
    「噢。」
    「大姊姊呢?」
    我脫口而出:「十五歲。」
    「嗯……」
    他居然信了。我不能騙小孩。
    「其實,二十啦。」
    小碎步一臉不可思議地說,「大姊姊連算數都不會嗎?」

    我拉著小碎步躲入一邊的民宅屋簷下,看著躍動的隊偳,好幾年沒看過了。吶喊聲如咒語般不斷地重複著,神轎又搖又擺、忽進忽退。
    隊伍中半裸男人的古銅色背部晃動著,汗如雨下。流續型的鳳凰在金光奪目的轎頂上顫動著雙翼。
    比起從前,年輕的抬轎手似乎變多了。我立刻想通了原因。在我看得起勁的那個年紀,以為是大叔的人現在看起來其實很年輕。   


    我們坐在店家前面搭的露台上,一邊眺望不時橫越眼前的神轎轎頂,一邊咬著吸管。驀地回神,才發現小碎步正專心盯著我的側臉。

    「看我幹嘛?」
    小碎步說:「大姊姊------,妳是美女耶!」
    人果然在各種發現中成長。
    「看得出來?」
    「嗯。」
    「謝了,你也很帥。」
    這叫做意氣相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