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3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追逐白晝之月 ~ 恩田陸


     這本書依然給我「恩田陸的書中角色都想得好多,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似乎想得太多,這些想太多的人似乎要聚在一起的機會應該不大吧?」的感想。就像什麼呢? 就像走進一間餐廳裡發現裡面每個客人都身高190cm以上會讓人覺得驚訝,除非事先已經知道其實裡面是一群職業籃球員在聚餐,這是一群本來就應該很高的人 的聚會。而恩田陸的小說呢?不知道她已經很習慣地去描寫那一群心思很細密的人呢?我覺得現實生活中這樣子心裡話那麼多的人聚在一起,應該會覺得很悶吧?或 者是會覺得相處起來很累吧?而且我也覺得,其實習慣把話藏在心裡的人,應該都會是比較喜歡和比較快語直言的人在一起吧?
   
     不過雖然是比照之前的人物設定,這本書閱讀起來卻有點意外地會讓我想讀到結尾、知道結果到底是怎麼發展的念頭。這個算是一個作者厲害的地方嗎?
   
    日系的小說裡面似乎常常出現同父異母、或是同母異父之類的兄弟姊妹,特別是以沒有血緣關系的兄妹為大宗。有的時候是用於構造富豪家族內部彼此的鬥爭,有時 候卻是為了讓(男)主角多一個曖昧的對象。雖然知道是小說或是編劇的安排,但看多了卻不免也懷疑是不是日本文化中對於這種『擬血緣』關係有特別的狂熱呢? 還是單純的只是小說作家和編劇們想不出什麼新把戲的結果呢?
   
    想想也不難理解為何有作家或是編劇會想做這種擬血緣的設定,因為這樣子似乎就很自然而然的給了一個角色們要互相親近,或是可能互相要仇視的理由。平心而 論,如果忽然有一天來了個成年人要當自己的兄弟姊妹的的,還真的會讓我不知道怎麼去和對方相處。相對地、如果像是本書裡是因為父母離異再娶而形同的同父異 母兄妹,應該是也是一種很尷尬的情形吧?為了其他人而必須讓自己厭惡另一個人始終會讓我覺得不怎麼舒服。
  
    其實觀察一下這個世界,似乎真的很多人是一出生就被教導要去討厭誰、仇恨誰的?就像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之間的仇恨似乎是一直斷不了,中、台、韓的人也 一直在不斷提醒人民要記得日本是二次的大戰的罪魁禍首,一定要日本政府道歉。也許這的確是一種國族意識,但是某些時候也讓我覺得似乎是一種盲目而己。

    有時候會思考一種奇怪的場景,如果有一天一個台灣人和日本人通婚生下了子女?那麼子女是應該出來叫自己的日本方父母道歉嗎?或者是台這一旁的父母也可以因為子女有日本人血統就叫他以後要記得道歉呢?

    固然歷史上有些責任是不能推卸的,但是真正該道歉的人都己經不在世上之後,如何能叫一群其實根本和錯事無關的人『真誠』的道歉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